平博娱乐app



all启 - 九九八十一
日期:2020-01-03 06:24浏览次数:信息来源:平博娱乐app

初踏上长沙这片土地,游轮的颠簸使我头昏脑涨,我虽然惯来向往旅行但甚少实践,多半颠簸于列车马背手执冰冷枪械穿行于各种血腥战场,流淌在脚下的血来自于各个人种各个阶层,有别人的也有我的,可谓是最肮脏的欲望流淌在焦烂的土壤。

海上的美景久久回荡于脑海,气势磅礴的海面经风卷起的巨浪让我想起神女大波浪卷的鬓发,拂动的风卷着海腥味冲击面部,这趟旅行让我为辞去上尉职务的决定感到无比满足。

入目的是各种东方风格的房屋建筑,是儿时听母亲曾提起过的神奇恢宏而美丽的幻梦城堡,它们在我浅蓝色眸子里被蒙上梦幻的色彩。当然,这幅美丽表面下的风起云涌也不容忽视,我也不会忘记我的身份——英国驻华使者。我应当为大英帝国为女王效忠到生命的最后一天,虽然我的心告诉我我并不愿意。

我找了个安静的旅馆住下,那种木式雕花的床令我兴奋,行李被仆人安排的妥妥当当,此刻我最为庆幸的是我的母亲是一位华人,我可以和当地人流利的交流。

我很想上街去逛逛,浏览这古国的风光,但我必须先去拜访这座城市的统治者,他们口中所说的长沙布防官,九门第一人——张启山。他的消息显然也非常灵通,我刚落脚没多久便收到他的接见,宴会订在晚上,这意味着我有一下午的时间好好休息,放松神经,这位统治者也是难得的善解人意,真是出人意料。

我的行李箱里有很多欧式的礼服,不过入乡随俗,在街上闲逛的途中我抽空去买了套西装,米色修身偏欧礼服,没有蝴蝶结之类的修饰,只搭配着简单的格子领带和圆头皮鞋,羊绒的长筒袜。我的头发其实是偏卷的,尤其是发尾,特意去理发店烫直,那里有很多的女人,精致的妆容和她们时下流行的弯眉,很漂亮的开衩旗袍和东方面孔,同我母亲一样的美而有风韵。

晚宴定在张府,我是乘坐军方车被接去的,走进院子里有一尊极大的雕像,慈祥的面目禁闭的双眼似乎怜悯着世人,忧郁的性格和虔诚的宗教信仰让我非常的敏感,我询问其他人:“这是……什么?”很少说中文,舌头无法克制的发出卷音,带着些微鼻音,有点蹩脚。

离我最近的士兵非常快的做出回答,很体贴的放慢语速:“先生,这是佛爷挖出来的一尊大佛,也是佛爷这称号的来由。”他似乎看见我眼中的困惑,又耐心解释:“佛是印度一种普度众生的神明。”我简单的点头,神明,被套上神明称号的男人……他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幻想出一个英明孔武的健壮男人,雕刻般的肌肉,粗犷的面容,锐利的眼神。

这是栋欧式风格的房子,有训练有素的士兵,我有点失望,我渴望参观一栋带有浓厚东方色彩的瑰丽住所。我进到主厅时,桌上拜访着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菜肴,还有碗筷。有一副碗筷周围摆放着刀叉和餐巾,这是个细心的可怕的男人,难怪有本领成为这座繁华城市的第一人。

我环视一周,并没有看见他,真令人失望,我解去外套坐在属于我的位置,周围的人给我倒茶交谈,我品了口茶,汤色浅绿,我随母亲饮用过,属于东方的高级饮品,那些菜肴的热气香气勾的我食欲大开,我的兴趣从张启山那迁移到食物身上,等待使我渐渐不耐烦。

我听到一阵富有节奏的军靴落地声,有力的钝响让我想起贝多芬的《埃德蒙多序曲》,我扭过头去,看见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视线被奏起节奏的军靴吸引去,那双腿出乎意料的细瘦,军装很好的勾勒他的曲线弧度。军氅大衣被亲兵接去,我看见那精瘦有力的腰被皮带束出形状,这具身体,被衣服包裹着却比赤裸着的大师雕塑更让我痴迷。

天神!这具完美的躯体!令人血脉膨胀的欲望本身!我甚至不太愿意把视线落到他脸上,怕梦幻醒来。可本能反应快过思维,我也无法避免去触碰那张面孔。

可我竟后悔了,我的后半生都陷入这个男人的罗网中,他用那漂亮精致的外表捕获我的怦然一动,又用他那强大的心神将我死死困住,虽然他从不知晓有个爱他发狂的可怜虫,这又是后话了。此刻的我不知道艳丽蝴蝶正扇动翅膀逼近我,逼近他的猎物他的奴仆。

他薄薄的唇抿起弧度,刀刻一样的面庞,却搭配着艳丽且锋利的眉眼,那弯弯的眉形化成心上流淌的小河流湍湍滋润干涸的心田。

这样漂亮完美的脸蛋是美神Venus日夜操劳耗尽所有灵感堆砌一切美好所铸就的吗?这样一张惑人心神的艺术品是另一个维多利亚秘密?还是上帝忘了把潘多拉收回任他流连在人世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寂静的心因为对美的冲动而复苏了,此刻我只是个十七岁的小毛孩子,僵硬着身体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他将军装外套一并脱下,摘下军帽,内里的衬衫依旧包裹着完美的形体,而他坐到了我的对面。

我想回到原始时代的森林做出最本能的反应,抱着这个人疯狂的奔跑尖叫!不……我不能!我只能带着绅士礼貌的笑意,远远欣赏这张美丽的脸庞,颠倒众生,主啊……为什么要让我是众生一员,受到这样的心伤难受。

海妖在鸣唱歌曲吗?我竟然还未从海上的梦醒来。我定然是病了,我被nympholepsy捕获成为它的奴仆,我的nymph是面前这个男人。

我保持着平静,食物诱人的香气已经失去它的美丽,我想我已经见到了东方美的存在,此刻我要全服心神来应对这个蛊惑人心的怪物了。呵!我多赛罗上尉岂是如此容易屈服,虽然此刻我只是多赛罗先生,但我的长枪曾经刺死那么多敌人,我见过众多如花貌美的女子,她们身上诱人的香味从未使我沉醉,我只是醉于梦幻中的女神罢了。

我逼迫自己清醒,并且咽下一口灼辣的酒,同他打招呼,在心中打了无数遍腹稿,我的喉结紧张的上下耸动,额上居然有了汗意,该死的……我克制不住自己的紧张。

“多谢,张……大佛爷?这对我来说真是个蹩脚的称呼,听您的士兵说佛是神明的名字,但不得不说,您至少拥有了神明的俊美皮囊了,衷心赞美。”

ps:过度章,多赛罗本身与张启山并没有过多交集,也没有爱情,他更像是我的化身,一个虔诚的爱恋者。主线的开端,主副启红启八一。结局哪条线还未知,不接受np结局,1v1向,一个全世界都爱佛爷的无脑玛丽苏文。

我叫多罗雷,取意来自于拉丁文dolor意为痛苦、悲伤。一名英国上尉,家里经营葡萄园主营葡萄酒生意,我有两个哥哥,他们都是上校,二战开始后辞去军务来到魅力古国——中国。并不能说我是纯正的英国血统,我的母亲是个美丽的东方女子,她时常提起她的故乡,令我心生神往。辞去军务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是惧怕死亡,只是生命的意义对我来说不应该是杀戮,我生来应当是个诗人,那种与大部分军人不同的多愁善感和对人性的怜悯。

我不后悔来到这个古国,我见到另我神往的美人,虽然我不曾去接近去拯救,眼睁睁看着极致的美毁于一旦。

富有西方色彩的高挺鼻梁,忧郁的蓝色眼睛,金色的头发,家里的背景,都很好的为我在这混乱不堪的地方争得保障,我目前已经不是上尉,军方派我来此地当驻华使者,在炮火纷飞的国度,当长沙城中的一名老派绅士。但我身材极高大,常年的军旅生活为我练就一身强健体魄,我看众生悲苦,哀嚎不绝。

ps:all启向,多罗雷只是个心思隐秘的变态狂,一个故事的叙述者,他什么都是,什么都不是,贯穿始末,从未被重视。



相关阅读:平博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