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博娱乐app



凤凰劫(上下)的读后感10篇
日期:2020-01-04 10:20浏览次数:信息来源:平博娱乐app

《凤凰劫(上下)》是一本由花半里著作,青岛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59.80元,页数:567,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看文案,初以为是个孤女借假身份入宫获得真爱和权利的故事,却发现上代人恩怨的枷锁始终左右着这代人的命运。

锦段,入宫前的李夜如,是货真价实锦氏的女儿,锦础元和崔夷光的孩子;太子成郢,公主成长信,他们是皇帝成渠和阳玉人(阳皇后)的孩子;程洛山、李夜茗(程洛水),是程臣浅和木葳蕤(后来的木皇后)的孩子。

程臣浅是当年起义军的将领,木葳蕤是程臣浅青梅竹马的妻子。程臣浅收留了逃难而来的成渠和郑氏母子。由于志趣相投,程臣浅、成渠、锦础元与贺持松,四人歃血为盟结为异姓兄弟。由于成渠的才能程臣浅将其一步步提升为了自己的左膀右臂。然而成渠和郑氏对权利的欲望不止于此。在程臣浅登基前三日,成渠以木葳蕤母子三人的性命相挟,程臣浅只得束手就擒,并手书一封,令锦础元、贺持松二人拥立成渠为帝,便横剑自刎。郑氏以看管之名将程氏子程洛山留作人质,木葳蕤情急之下求胞姐木白衣将幼女程洛水送走,崔夷光在护送时将自己的女儿锦段也一并交给了木白衣。

成渠登基后立阳玉人为皇后,郑氏为太后。一月后,成渠下诏废阳氏立木葳蕤为后。既成全了自己的私心,又可将木葳蕤和程洛山母子二人囚禁深宫以此胁迫宫外的锦、贺两家。

(从锦缎视角谈)入宫时,锦段并不知晓自己的身世,冒名锦段进入宫庭。在冯太后识破她的假冒身份却承诺保守秘密后,她自以为找到了救命稻草,并借助冯太后的力量将夜茗接出锦家,欲摆脱为质的状态。凭着锦氏长女的身份和冯太后的帮助下成为大家默认的太子成郢的贵妾,在宫中的地位稳固。锦段爱上成郢的温柔,而成郢却对夜茗与众不同。锦段和夜茗感情深厚,锦段虽心伤但也默默祝福。然而,夜茗是程氏遗女的身世被发现,程家人是成家人不能忍受的心头刺,夜茗最终被设计身亡,其中一个人便是成郢,锦段心凉如水。命运的洪流滚滚向前,随着太子妃的身亡和皇帝成渠的薨逝,锦段成为了新皇成郢的皇后,最终成为了太后。锦段的一生都活得辛苦小心。初入宫庭,她保护自己李代桃僵的秘密。面对程洛山的爱意,她小心地敬而远之。成为皇后,却依旧生活在被废及母家被迫害的恐惧中。她尽心保护夜茗却只获得姐妹身死的消息。她爱的丈夫让她终身无子。最终她踏着成郢的鲜血站上了权利的巅峰,终于不再恐惧,却再无人可以分享。

关于男女主人公是否相爱的问题,是习惯看小言的我纠结的。我们来看以下几个场景。

他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她,微微一笑,温柔如常,“我爱我的母亲,我爱我的妹妹,我爱我身旁所有的人,我爱……你。”

锦段看着他,努力地想要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一丝不清不楚,不情不愿。然而没有,什么都没有,他眸如灿星,表情真挚,他的声音里满是柔情,就如同,她真的是他此生最爱之人。他的柔情,再线、旁观者的视角——前太子妃林安澜

“但你终究会替代我,不是吗?从我的丈夫,到我的位子,你会抢走所有原属于我的一切!锦段,你敢说,你从未曾肖想过太子妃之位?”

他在信中说:“锦段,朕这一生,为了江山,为了天下,对不住太多人,而你与李夜茗,便是两根扎在朕心头的刺,让朕拔掉疼,不拔更疼。当年李夜茗死时,你说你永生不原谅朕,朕知道,你那时不是说说便罢的。这十余年来,你我二人咫尺天涯,你虽为朕的皇后,但朕对不住你良多。朕知你心中对朕怨恨已深,轻易不得解。但朕仍要对你说,朕从未动过废后的念头,从未。当年朕答应过李夜茗,要让你一生尊荣,永享平安喜乐。朕虽做不到后者,但前者朕必然说到做到。

这一封信,被锦段反反复复地翻看,从不明白,到懵懂,最后全然明了。她握着这封信疯狂地大笑了许久。原来从一开始,她便从未赢过,而成郢从未输过。她那些看似畅快淋漓地赢得的,只是成郢愿意给她的。从头到尾,成郢一直在以退为进,一步步地收缴了锦家的实权,一刀刀地削掉了锦家看似牢不可破的防卫。

一直以来,她的得只是他愿意给她的,她的失也只是他不愿意给她的,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成郢爱不爱锦段?至少在江山和锦段两者之间,成郢把江山排第一。那么对李夜茗和锦段用喜欢和爱来区分,到底是成郢顺应情势之言,还是他心中真实的想法?如果对锦段是爱,那为何要说是为了完成对夜茗的承诺而保锦段后位?

罢了,成郢的想法又岂能轻易看透。小说对人物的刻画入木三分,除了主人公,木皇后、阳皇后、成渠、成长信、程臣浅等,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执念或无奈,让人唏嘘感叹。能让读者去思考、去琢磨,我想这就是一本好的小说能给读者带来的体验。

朕一直不太明白,诸位卿家何来这样的想法,且还理直气壮,以一种主人翁般的自信在言行举止间将这样一个想法强加在朕身上。

关于这一点,朕从不曾隐瞒,在文里的某一章,朕已经说明这一点了。朕乃金口玉言,众爱卿若是不信可是要杀头的,朕手上已经沾了太多鲜血,不想再造杀孽了,众爱卿好自为之!

关于这一点,朕觉得有必要开个记者招待会澄清一下——生活是残酷的,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诸位爱卿都很同情朕的皇后,也就是锦段,都觉得她是被逼无奈,在这深宫里过着步步惊心的日子。有谁想过朕的感受呢?朕也不容易啊!

生母被废,木皇后育有皇子,父皇极宠木皇后,就单这三项,有点智商的爱卿都可以想象朕那如履薄冰的太子时期的生活了。

前后思量了一下,朕觉得朕应该对郑太后怀抱着感恩的心,若不是她,朕怎么能和锦段一起相伴这些年呢?

朕是爱着锦段的,以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的方式。只是,朕是皇帝,这份原来简单的爱便复杂了。

朕不想做不肖子孙,所以,哪怕这江山是父皇用卑劣的手段夺来的,朕亦要守住!

静下来想想,朕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男人女人都是人,既然都是人,那自然会有共同点。也没有谁说争宠这些是女人的专利。

但是,朕很明白,锦段和木皇后不一样,自从夜茗死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能活下去,她一定会好好活下去。

看着锦段在朕的算计中按部就班地成长成朕所希望的模样,朕一边喜悦着一边失落着。

朕在那一刻突然有了一种可笑的想法,如果朕不曾算计着去改变锦段,那朕是否就可以和锦段携手百年?

若是朕不曾算计着将锦段,改变成如今的模样,当初那个笨拙的锦段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吧?

以前的锦段该是会哭的,现在的锦段……是会笑吧?若是锦段笑得歇斯底里,那说明朕的调教是成功的,朕也可以安心地离开了。

那些奋不顾身去爱的人,都不得好死。比如,父皇;比如,木皇后;比如,长信;比如,我,成郢。

很多年前,少年还不懂世事,却已经将她的前路指向了冷宫。不知世间是否真有一早就注定的未来,但大约锦段的前路,也早就在最初的那一初见就注定了的吧。

而她遇见他的那会儿,不过是个弱小的姑娘,千般心思只敢藏心头,但他在那时候,在还是个十六岁少年的时候,就温润成那般模样。所以纵使后来明白了,他赠与她一夜开尽满堂荷,赠与她温柔不过只是为了权谋,也还是会小心的将那段往昔珍藏。留着什么时候被逼的受不住了,拿出来细细缅怀,那些苦痛与挣扎,阴谋与算计就会显得不那么刺心了。

妹妹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当妹妹因为他而死,她心里的那份不平与愤恨,到底要如何去维系后宫之中本就少的可怜的真爱?

最肯忘却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就算是面对面的两个人,也因着那些无可奈何的不得不,变得陌生,纵使朝夕相依,也依旧在思念,只因为如今的枕边人到底成了什么模样,谁都无法看清楚了。

自古以来,后宫之中的是是非非,对对与错错,皆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楚道的明白的,而锦段和成郢之间,隔着那么些的人那么些是非恩怨,隔着一个李夜茗的死,那是锦段最后的底线,那是她不能再失去的亲人,那个甘愿为了姐姐去死的李夜茗,就这样生生在锦段和成郢之间划出一道天河,从此之后,谁都轻易近不得谁的心了。

而我,除去主角之外,最喜欢的便是这李夜茗了,在这样的人世间,她与锦段之间的这段姐妹之情,虽不是真姐妹,却超过了任何一对亲姐妹。

厚厚一本《凤凰劫》,初翻来只觉得字数颇多,然而快要看完却又希望不要完,不要完。尤其是哭着看到锦段与成郢的终结处,她说你去死吧,他就真的一个人安静的去死,死了才要说出那句对不起,我真心哭的惨兮兮。

锦段与成郢,这两个人这十多年走过来,喜也好悲也罢,她和他之间,输赢对错,都其实是做不得准的。就算她赢了,也不过赢的满纸泪痕,一地流沙。

而李夜茗,大抵是他们的输赢之中,最不愿提及却又不得不提及的美好与纯真吧。那段过往,烙疼了谁的心,又深刻的铭记在了谁的心里呢。

这后宫,这权谋,这万般多娇的天下,谁赢了天下输了她,谁赢了尊严又其实败的一塌糊涂。最终阖上书页盖棺定论,这尘世,也不过一个情字罢了,罢了。

这确实是一本好书,在如今这么多以萌以白当道的书市里,看到这样一本书,真的有叫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如果你看到了,就请千万不要错过,这是你值得收藏的一本书。

我想会吧,孤立无援的锦缎就像一颗尘埃一样落入了锦绣宫闱,看似一切祥和升平,却时不时的露出波涛汹涌的一角,让出自山野的小女娃心惊胆战。

最初她只想活着,或许到了最后她任仍然抱着这简单的目的,即使她爱的那个男人一步步精心设下陷阱,一步步诱惑她步入死亡阴影,她仍不可救药的爱上了她命中注定的劫,否则为何明明已是千里远,却任然被命运带回她原有的位置,所以说一切只是劫数难逃!

温柔太子,和煦的笑容即使明知他心系的不是自己,她仍像飞蛾一样扑向了他,在她眼里他就想是光一样,让她在冰冷的深宫得到了一丝暖意。即使知道了他的温柔不过是表象时她任然希望有天他会爱她,亦如每个爱恋里的女子一样。

为什么成郢爱的不是锦缎呢,如果他爱锦缎,也许一切都能化干戈为玉帛,但是他前面有个坏榜样成渠。成渠对木皇后爱之强烈,让成郢母子面临了更大的灾难,自小见过太多的城府的他,内心向往的必是单纯的美好,只能说他太过聪明,太过冷静,太过利益,也太过城府。但是如果你站在他的位置上,又怎么能要求他爱美人多一些呢,这世上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只爱美人不爱江山,当美人或者说是爱的人对唾手可得的江山是个威胁的时候,你又能如何?

所以只怪锦缎太聪明太冷静,她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殊不知这人一开始便是错的人。

如果她爱程洛山,虽然也是条不归路,但是至少她的内心会好过一点,只是那时的她满心都是如何在复杂的深宫生存,冷眼看着,提防着所有人就会发现,任性乖张的程洛山真的很不错。(好吧,我是男配党。)可是少年的程洛山啊……内心压抑苦楚为何要暴露在锦绣面前呢,像个小男孩老是作弄喜欢的小女生,如果你能适时给无依无靠的小锦缎一个微笑,也许世界将是另一番模样。

可惜,锦缎爱上了成郢,在寂寞清冷的后宫,那个自始至终温柔的像暖阳一样的男子,可是锦缎啊你知道么,冬日的阳光是骗死人的温暖,看上去的暖意总是让你陷入刺骨的冰凉,亦如你爱的人的温柔。

“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无论他人如何坚持阴谋论,我始终愿意相信他们曾经的同甘共苦、相濡以沫是真的,花半里曾经写了一部《皇后纪》再现东汉伊始那份荡气回肠的儿女情长,不逊于取材同样的《秀丽江山》。如果说《皇后纪》讲述的是真爱在希望和失望的交替中不断凝固,而花半里的这部新作《凤凰劫》则讲述的是真爱在一次次失望中一点点逝去乃至彻底死去。

一直对于后宫争斗的题材避而远之,为了争夺一个男人的一夕恩宠而勾心斗角,争到最后,这些女子的结局逃不过深宫寂寂或者鸠酒白绫。嗜血皇宫是一个侵蚀人性本善的可怕地方,与人不争未必就是保全自己的王道,终究会有人不断拉你推你卷入一场场吞噬生命的漩涡。家仇国恨,龙心大悦,母仪天下,东宫之位,家族荣耀,后宫女子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她们在追逐这些东西渐渐迷失了自己,究竟是这座沉重压抑的皇宫逼疯了她们,还是视彼此为眼中钉的对手逼疯了她们,抑或是自己的欲望和执着逼疯了自己?在《凤凰劫》描绘的这座深宫里,同样有太多的女子最后变得癫狂乃至一柸黄土掩红颜,木皇后,阳废后,郑太后,前太子妃林安澜两姐妹,甚至荣冠余生的女主锦段也曾一度崩溃失控。

整个故事围绕着程、成两家的恩怨展开,程臣浅、成渠曾经出生入死,最终成渠胁迫程臣浅而窃取了江山,留下了两代恩怨的祸根。权欲、荣辱,让至亲挚友自相残杀,弑兄夺妻,子代母亡,妻弑夫,婆弑媳,一幕幕令人震惊的人伦惨剧,看得身子阵阵发冷,这秀丽江山究竟流了多少人的血泪,碎了多少人的美梦。

为了让妹妹李夜茗过上更好的日子,李夜如选择以锦段的新身份入宫侍奉,孰知她走进的是一个已经设好的局,从此身不由己,随着她们各自身世的揭晓,危机四伏。曾经不图富贵,只求一良人厮守终生,然而姐妹两人却邂逅了温文儒雅的太子成郢,这个温柔的男人给予过她们一段幸福的时光,也终究成了操控她们命运的一只黑手,妹妹香消玉殒,而活下来的姐姐也只能终日如履薄冰,虚与委蛇。

彼时的锦段一心系在成郢的身上,辜负了程洛山的一片真情,到头来终究得到的是自己的终生不孕和成郢临终前的愧疚之情。奋起反击,争了大半辈子,以为赢了一局,最终却发现这一切都是成郢促成的,自己只是他江山棋局里的一枚棋子,她半生的年华将注定在这宫廷里凋谢。而深深刻在成郢的心里的是那个烟视媚行的纯真女孩——李夜茗,为了成家的江山而牺牲了心仪之人,生前并未好好珍惜,死后又将恩宠给了另一个容貌相似的女子,而屡次置锦段于险地,这一番究竟是薄情,还是痴情。幸好这部小说并未在主角的爱情刻画上倾注太多的笔墨,否则将会是一部撕心裂肺的爱情悲剧。

亲情是这部压抑沉重的小说里为数不多的一抹暖色。感谢作者没有安排姐妹两人因为爱上同一个男子而反目成仇的桥段,故事里锦段、李夜茗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妹生死相守之情实在让人感动,而她们的阴阳相隔更让人扼腕叹息。母亲的力量是伟大的,为了孩子将来的利益铤而走险,暂不论她们的不择手段,木皇后的隐忍多年,文遗爱的步步紧逼,林安宓的成全放弃,锦段的孤注一掷,单纯就这份愿为孩子牺牲的精神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

虽然《凤凰劫》这部古言不错,文笔好,剧情好,但是故事过于压抑,恕只能给四星。

《凤凰劫(上下)》读后感(六):一念间的花开与花落——评花半里《凤凰劫》

我喜欢给人以真实感的故事,所以花半里的上一部作品《皇后纪》让我非常喜欢。作者以行云流水的笔触描写了刘秀与阴丽华这对帝后夫妻之间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感情,细细读来就好像让人亲眼见证了那番风云一般,我宁愿相信那就是历史上真正的他们。唯一的不足是女主角竟然是从现代穿越过去的,那样一个意外的结局将我对阴丽华这一生的感慨都打破了,虽然是大团圆结局,我心中却老有一种遗憾。

所以,当我无意间在新浪看到花半里的新文《凤凰劫》并不是穿越文的时候,我是期待并且欣喜的,书一出来,我就迫不及待地买了。

比起阴丽华在那亘定的历史过程中匆匆一现的身影,《凤凰劫》中的人物似乎更加细腻而饱满,出场的人物很多,但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哪一个故事拿出来也足以成为一个让人唏嘘不已的传奇。

木皇后的绝然,阳皇后的疯狂,郑太后的狠辣,最深最深的大概是成郢的城府,他们每一个人都左右着锦段的人生,但他们自己却也都是身不由己,都不过是被命运左右的可怜人,还有那些被锦段有意无意间操控的人们,纯善如谪仙一般的李夜茗,至情至性的程洛山,心机重重的林安澜,无辜的林安宓,还有那些懵懂中成长起来的孩子……当他们的命运掌握在她手里的时候,她又何尝愿意?她一路从一个被锦衣华服、山珍海味所诱惑的少女,变成一个将命运掌握于自己手中的女人,她早已懂得应该如何取舍,愿不愿意早已不重要。

我从花半里的字里行间看着锦段的改变,欣喜她终于逃脱那重重的危机,却也心痛她失去那么那么多……可能,也不是很重要的东西。

或许很多人想问,为什么一写到宫廷就要苦大仇深、生死相搏?为什么一写到后妃就必须机关算尽、步步为营?在为锦段的故事落泪的间隙,我忽然想到了现实。在这个看似平静而没有硝烟的空间里,我们又何尝能随心所欲?还是一样不断的寻找并不断地失去那些“不是很重要的东西”。

是不是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在犹豫,到底是做真正的自己,还是改变自己以抓住命运?我想,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

而花半里的《凤凰劫》将一场对命运的战争呈现在纸上,让我们可以看着锦段的故事,流下自己的眼泪。

最终,故事中的每一个人都必须走向各自走向结局,如同现实中的我们也必将老去、衰亡一样,可是我依然想穿越,去告诉锦段:如同痛苦无处不在一样,幸福也必定藏在每一个角落,你也一样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自在。

可我毕竟不能穿越,所以我唯一能做的是写下自己的心情,通过网络告诉作者花半里:读者们受伤的小心灵需要你的慰藉,期待下一本新书!

这本书比较写实。没有吸人眼球的疯狂痴恋,爱恨痴缠,很现实地将你置身于情节里。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既然身为皇帝,便要未天下子民谋福。成郢做太子时,也是棋子——郑太后和皇帝的棋子。他深知只有自己强大,才能保住每一个他爱的人,每一个子民,他很早就说过了他爱每一个人。他是心怀天下的皇帝,哪里是他一人的江山?这江山里那么多平平凡凡手无缚鸡之力的子民。只有国泰民安,遏制会让朝堂动乱的几股力量,才没有战争,没有生灵涂炭,每个人才能自保。他是博爱的君主,也是善良的君主。但他的博爱让他太沉重太隐忍太可悲。哎。

他和锦缎何其相似。他对锦缎有男女之情,但他不能爱得肆无忌惮,他是背负了上一代恩怨纠缠的皇帝。毕竟是写实的小说,作者没有用最能抓住读者心情的虐恋痴情,而是把成郢对锦缎的爱写进了书里的只言片语,从侧面表现了出来。成郢用自己擅长的计谋在谋划着让她平安活着,他用自己的城府深深爱着这个有点懦弱自卑,情商不高,但却善良隐忍的女子。当然他的手段有些残忍。

而锦缎,她的自私让她遇到稍微一点情况,首先想到都是自保。对程落山是这样,对成郢也是这样。但这个设定是合理的,古时女子本就和男子地位不等。她最大夙愿便是遇到良人,相爱相伴一生,有的只是私心。但她的丈夫是皇帝,而她没有心怀天下的胸襟。她走的每一步,几乎都是为了自保,她其实并未考虑过她人的安危。她只会爱上爱自己的人,爱夜茗爱锦家。她学会了后宫计谋,拥有了权力,却不懂他。虽陪在他身边,但她怨他,从她以为成郢爱李夜茗时便开始。从怨他不爱自己却爱自己的妹妹,到怨他冷血无情害死自己的女人,再到怨他让自己不能生育,此后便觉得他日日要害自己害锦家。她一直认为成郢用计谋害死了那谁谁、林安密、李夜茗,但他是太子时,不过也是一枚棋子。

还好从成郢当皇帝开始,这江山便落到善良的人手里。锦缎也不会步郑太后后尘。

昨晚做了一个晚上的梦,醒来都记得特别清楚,而且每一个都很悲伤。其中一个让我到现在都念念不忘,那么悲哀绝望的情绪一直萦绕,挥之不去——我的爱人要离开我了,我转身试图拥抱他,被他轻轻但是非常坚决地推开,他的脸上仍是微笑着,说出来的话仍是温柔的,但在梦中,我清楚地知道,他这是要离开我了,不会再重新回到我身边的……

被闹铃吵醒,看着身边躺着的孩儿他爸,哑然失笑。原来,这一切不过都是因为我枕边放着的《凤凰劫》罢了,仍然是花半里的作品,我仍然是身不由己地被她的故事代入进去,就像我读她的《皇后纪》而也爱上了刘秀那样。花半里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她能让你于不知不觉之中走进了她所呈现给你的故事,她所营造的气氛,她所晕染的情绪。

《凤凰劫》是一个再悲凉不过的故事。锦段,一个为了让妹妹过上吃饱穿暖的日子的乡村孤女,在被刻意经营的诱惑下走入皇宫,一步一步踏入那个让她悔之不迭,终生远离快乐的地方。关于皇宫女人的戏其实大抵都是如此,哪一个皇宫里的女人不是身不由己?哪一个在迈入宫门的那一步其实不就是一个悲剧?然而,花半里笔下的锦段、程洛水、成长信甚至于林安苾、文遗爱……哪一个又不是可怜可叹之人?可是,锦段尤其让人心疼。

锦段初入宫时,不过是一个并不知道自己与妹妹身世的纯真乡村少女,她所有的愿望不过是让最爱的妹妹过上她心中的好日子,然而,周遭那么多的人和那么多的陷阱等着她走进,而她又怎会辨识得清?好在身边总有一个会对自己微笑,温柔地对自己说话的温润如玉的少年,让她在这冰冷的宫中稍感温暖。故事一点点延伸,真相一点点浮现,而那冷越来越刻骨铭心。

自始至终,锦段不过都是一个棋子,而且是随时可以代他人牺牲的最微不足道的卒子,偏偏又造化弄人,她却又一次次活了过来,然而,活着的那个或许才是最痛苦的那个,就如木皇后,那种生不如死让人心疼到难以呼吸。偏偏锦段要比她更苦,挣扎在温柔而无情的陷阱里终身不得解脱,即使在那微笑消失之后,她还要打起精神准备下一辈的挑战。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痛苦的是什么呢?或许就是如锦段这样,爱了一个人一辈子,却被那人害了一辈子。那个始终有着悲悯微笑的男人,他只喜欢过一个人,而那个人仍然进了他的局然后死掉。锦段爱上这样一个男人,注定其痛苦而悲惨。

我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虐文,没有那种声嘶力竭和满目的血色,偏偏就如一把钝刀在凌迟你的心,一下一下痛入骨髓,甚至于在读完之后还要入梦让你难过……

不算深刻,我觉得对人物的感情可以再描写多一点,很心疼程洛山,长信和夜茗,锦缎太无情了,对于程洛山竟不给予一丝一毫的情谊,而我们却还不能指责锦缎,虐啊,成郢最后我觉得是自愿死的,按锦缎的说法,成郢跟锦缎她爹一样的病症,而锦缎他爹是成郢害的,那成郢不可能毫无察觉而任由事态发展的,估计是不想再斗了心有愧疚就死了吧。还有程洛山,总觉得他不应该就那样子死去,除了身世给他的,他应该还要再多一些镜头才对。夜茗倒是确确实实是保留的唯一一丝美好,当然,小皇帝小皇后那一代除外,她保留着人世间的真性情与美好,为了自己重要的人以死相护,大义凛然啊。整本书看来有点过于空白了,只有女主的描述,其实再描细一点会更好。



相关阅读:平博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