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博娱乐app



2012年泰国电视剧
日期:2019-12-18 00:17浏览次数:信息来源:平博娱乐app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凤凰劫》是Weerachai执导,Poh Nattawut等主演的电视剧。

本剧讲述了由珍妮·提恩坡苏皖饰演的总理秘书和Por饰演的总理保镖之间发生的一系列浪漫爱情故事

Poh Nattawut,Skidjai,Janie,Tienphosuwan

因一场权钱交易,妮迪玛父母被残杀,弟弟育维被忠心的司机秘密抚养,妮迪玛目击了父母的惨死,

之后被塔隆收养,便与他的儿子诗瓦相知相恋,由于父亲生前的一个未解的秘密,妮迪玛被追杀,拉宾成为了妮迪玛的贴身保镖,回到泰国,环境变了,生活变了,爱人的心变了,只有身边的保镖未变。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妮迪玛又将情归何处?

维谦打电话说自己已经发出声明不再支持任何政党了,虽然对方不高兴可能会找自己麻箛,但现在还不能起诉他们,因为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正在这时有人进来那就是蓬勒。蓬勒还威袭维谦,谁知道维谦也把他们的谈话录制下来。谎称自己要去洗手间,维谦慌张地给塔隆打电话,说自己有证据可以起诉他们了,还要塔隆帮助他,自己很担心家人的安危。维谦回到家中急忙收拾东西,他的妻子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维谦告诉她,他之所这样做是为了孩子跟老婆的安全。维谦让儿子跟宽强离开,告诉宽强自己给?个孩子分另留下一个盒子,里面写有妮和维的名字,还给了一张塔隆的名片,告诉他一到目的地就联系他,因为他是自己最信任的人。维谦劝老婆快点离开,可是他老婆说自己是不会离他而去。就在这时维谦想起自己把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了宽强。正在这时外面传来车的响声。蓬勒找上门来了。妮回家时发现家门口停了很多车,还亲眼看到自己的父母被人杀死,母亲临死时对她摇摇头。妮大叫被塔隆扣捂住口。蓬勒还告诉手下一定要追查两个小孩现在可处,一定要处理干净。妮被塔隆带走,妮很担心他的弟弟。塔隆告诉她现在她的弟弟可能很安全。希望妮忘记过去从?生活。几年后,诗瓦在巴黎跟妮求婚。妮问诗瓦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诗瓦说自己想的很清楚。蓬勒很担心怕维谦的后代可能要回来了,要儿子以后做事小心点。拉宾放弃前程准备回到泰国。拉宾看到妮一个人做在餐厅便问她是泰国人吗?两人正聊一会,诗瓦走来,告诉妮自己有重要的事必须要带她走。妮临走时不小心把一本泰国的菜普书落下了,被拉宾捡到。原来今天是妮的生日,妮没想到塔隆伯父也出现在自己的生日会上,诗瓦告诉妮以后每年生日自己都会陪着她。妮晚上又梦到自己的父母被人杀的情景。于是告诉诗瓦自己想早点回到泰国。蓬勒跟格拉莞聊起这次轻轨线路工程能提前完工。格拉莞说那都是蓬勒叔叔的功劳。格拉莞还提醒蓬勒不怕他们回来吗?蓬勒告诉格拉莞他们不可能回来,回来也是躺在棺材里。诗瓦告诉父亲自己回到泰国就跟妮结婚。塔隆不反对,但是告诉妮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的政治还不稳定。怕妮会卷进来。等政治稳定就给他们俩办理婚理。诗瓦说自己现在很担心妮的安全。这时拉宾接到教练电话说自己给他找了一份合试的工作,是在泰国。拉宾看到塔隆,告诉他自己只要不做违法的事情就行了。正在这时妮跟诗瓦走来。塔隆告诉拉宾保护的人是妮迪玛。塔隆私下在?备这次选泰国的总理的事。还说自己等这个时机已经很久了。无论如何自己都要赢的这次的大选。塔隆告诉儿子,以后要好好按爸爸计划好的去做,这次回泰国一定不要失败。诗瓦还是有些担心。拉宾把自己捡到的书交还给妮。诗瓦告诉拉宾在回去之前,带妮去看艾尔铁塔灯火。于是三人准备一起去。这时诗瓦接到父亲电话自己有事去不了。妮有些遗憾。临走时诗瓦要拉宾好好带着妮去玩一玩。从艾尔铁塔走出来,妮发现拉宾不点不对,原来他是想自己的女友了。妮告诉拉宾自己更喜欢晚上艾尔铁塔,拉宾还给妮照了几张照片做为留念。拉宾在收拾行理时看?女友的照片,还想起自己跟女友在一起的幸福时光。宽强带着女儿跟敦一起搬回房家。两人对新家都很满意。可是敦担心房子很贵,父亲会很累。宽强要敦好好照顾澳。敦告诉宽强自己没有忘记这几年爸爸是怎么照顾自己的。还想起以前父亲要宽强好好照顾自己的事。妮突然想到自己要买点礼物带回泰国。正好碰到拉宾,于是两人一同去购物。这时,诗瓦打电话来,妮接到电话很高兴,边走边聊,差点被车撞幸好拉宾及时救了她。在回家的路上拉宾发现有人在跟踪他们。那辆车正是刚才撞妮的车。拉宾没办法只好要妮跟自己跑下车。没像到还有杀手?两人幸运躲过一节。塔隆告诉大家一定会全力追查,拉宾跟大家说这次的事很怪物,那些杀手竟然是和自己一起参加特训的学员。蓬勒从电话那头得知这次某杀失败。塔隆告诉拉宾以后要多加保护妮,当她的贴身保镖。

塔隆想到维谦以前跟他谈起关于国家政党的事。当时,维谦说到塔隆是他最信任人,现在塔隆想为维谦跟进这件事情。塔隆跟妮他们一起回到曼谷。塔隆告诉诗瓦这是他的新家,也是妮的新家。妮看起好优伤她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塔隆告诉她回来要找回她以前的幸福。诗瓦也安慰她要为妮找回公道。妮回到房间跟诗瓦说分开住,因为自己不想影响他走向政治舞台,怕成为对手打击我们的把柄。人言可畏。拉宾告诉妮以后自己也是她的司机也是保镖。敦跟澳说自己准备找兼职,要她不要告诉爸爸。两人从马路上跑了过去,妮看到敦像自己的弟弟但又不确认,没有下车去追。妮跟诗瓦一起去看房,妮想去别的地方看看,诗瓦没时间便叫拉宾陪妮去。拉宾给妮介绍一处很不错的房子。售楼小姐告诉他们这房是为他们这样的新人准备的还送家具,但是妮好像很尴尬最后没有选这套房子。诗瓦奉父亲意思去找迪小姐,结果迪小姐故意站在诗瓦身后,诗瓦不小心把迪小姐撞到池里。迪小姐看上去对诗瓦有好感。迪的伯父跟塔隆说,两个年青人看起来很不错,希望以后能成为亲家,塔隆只希望这次的计划能成功。迪跟诗瓦在客厅两人从新介绍对方。迪向诗瓦表示爱意。蓬勒接到电话,得知塔隆带着维谦的女儿从法国逃离了,现在不知道去向。有点担心起来。妮不想早点回家,便叫拉宾带自己去一个地方,原来妮去了自己以前的家。看到屋里有人妮叫拉宾快点躲起来。拉宾有点不明白,妮告诉他以后会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说。妮又去了一个地方看到大门锁上了。她从小门走了走去,拉宾看到妮对这家很熟悉便问是谁的家。妮告诉他这是自己最好朋友的家,妮便想起自己以前的好朋友的点滴。这时屋里走出一个妇女,看到妮的到来感到不高兴。这时甘叔走了出来。妮看到甘叔坐在轮椅上,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款现在也变成那样了。甘叔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妮和拉宾,妮觉得很自责都是因为自己家,甘叔一家人才会变成这样的。于是,妮请求甘叔让自己回来跟她们一起住。但是甘叔的老婆反对。妮回到诗瓦家,把甘叔家的事情跟大家说了一下。塔隆表示当时自己有去打听甘叔家的事,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子。诗瓦得知妮要去甘叔家住,有不同意思他担心妮的安全。塔隆问拉宾意见,拉宾表示现在选举就要开始了,可能对方不敢轻易伤害妮的。塔隆表示拉宾很懂自己的想法。甘叔劝自己老婆让妮住进来吧,现在也是我们翻身的好机会了。只有一博才会有生机,为了款我们就让妮住进来吧。妮接到甘叔电话,就跟拉宾一起去甘叔家。在路上拉宾提议要给甘叔家买点东西。在百货公司妮又看到敦便追了上去。结果很失望他不是育维。拉宾问妮是不是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妮说以后会告诉他。妮刚离开敦推着车走了过了。妮来到甘叔家,珍婶告诉妮要不是甘叔自己不会让她住进来。希望以后妮不要给家里带来麻箛。澳看到敦吃了三碗东西,很心疼他为了赚钱连饭都没吃。看到敦手上到处是伤。但是敦说自己要为爸爸分担让澳去更好的学校。澳好感动。晚上,诗瓦打电话给妮,妮告诉太晚了别来了。妮回到房间看到拉?把记间收拾的很干净,还摆上一束花,妮站在窗户看着对面就是自己以前的家。便跟拉宾说起以前一家人在一起多开心,也提到自己的弟弟,拉宾问她现在在哪里。妮说现在应该很安全。妮告诉拉宾对面那一个就是当年杀死自己父母的人。早上,妮刚起来就闻到好香的菜。原来是拉宾按照书上所说的在给大家做早餐。拉宾还给款小姐准备了早餐。准备送去珍婶反对,拉宾告诉珍婶要让款变的胆大点。从今天起要让她改变。甘叔说让他们去吧。妮来到款的房间。告诉她自己以后会让她幸福的。款哭着说那来的幸福,这时妮跟款说自己给他介绍一位新朋友,她以前见过那就是拉宾。款看到拉宾走进自己的房间,就想到当年易倜汉想强爆她的情景。于是赶拉宾走出去。珍婶听到女儿大叫,想上去看看甘叔(且制)她不要去,要让款适应以后的生活。拉宾跟珍婶说以后自己会更加去帮助款走出以前的生活。让她勇敢面对生活。拉宾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款总于接受妮的帮助,妮还给款看拉宾在手机上的视频,款看后露出笑容。拉宾每天都会给款做好多好吃的。有一天,款终于吃拉宾做的食物。拉宾问款好吃吗?款笑了笑。妮也很高兴。妮走到楼下告诉甘叔现在她肯吃东西了,就是不肯下楼。可能还要一些时间。蓬?跟格拉莞聊到,假如这次选举失败,自己不能翻身,那么以前的事情将会爆发。事情会变的很可怕。妮也去参加这次新政党,暹罗发展党的成立典礼。暹罗发展党顾问塔隆,吉迪通先生也参加了。蓬勒也在电视上看到塔隆在暹罗发展党发言。蓬勒感到紧张。

拉宾悄悄告诉妮应该为你的男朋友诗瓦感到高兴。没想到第一次参加政党如此受欢迎。这时迪跟他的伯父来了。迪还特意上前给诗瓦送上鲜花,这让妮感到不高兴。正好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尖叫,原来有人前来送上花圈,等拉宾他们赶到送花的人早就跑了。蓬勒骂儿子易周汉怎么做事那么不动脑筋,送花竟然送到暹罗发展党上,要是被查到我们都会麻箛的。一旁的格拉莞也在教训易倜汉没想到反被骂一顿。塔隆觉得这次蓬勒他们送来的花圈竟然还给我们加分了。迪还故意在妮面前说自己可能要暂时借她男朋友用一用。拉宾看出妮不高兴,两人一起去了寺庙,妮觉得塔隆帮了自己很多,自己的今天全是他给的。妮去拜见她的父母这时拉宾告诉她可能有人来过。为了妮的安全拉宾只好先劝她回家改天来拜。易周汉在堵场发现有便衣警察,于是大怒把他们暴打一顿赶了出去。妮她们在珍婶家越来越受她的欢迎了。妮觉得很开心。易周汉不听手下的劝竟然把孙猜的手下打死。这时他的父亲跑来骂他为什么总给自己惹事,没想到易周汉告诉父亲自己跟你学的,原来易周汉在很小的时候就看到父亲杀人。晚上,拉宾告诉妮款小姐很快就会康复了,因为她隶本没有疯,只是很小的时候受到惊吓。没想到拉宾什么事都能做,还能把园里的灯修好。这时拉宾发现有人向他们走过来,于是要妮躲起来自己服从看一看,没想到是诗瓦。拉宾对诗瓦说自己真的感到报歉差点把他当坏人了。而诗瓦反高兴觉得有拉宾给妮当保镖自己可以放心多了。诗瓦还去拜见甘叔,甘叔告诉自己欢迎他随时来。临走时诗瓦还跟妮解释自己跟芭迪的关系。拉宾看到妮跟诗瓦抱在起于是给他们用手想拍下来,到了晚上还发给妮看。原来诗瓦只是想告诉妮以后要是她跟诗瓦距离觉得太远了可以看看照片。到时就会觉得以前有爱过,拉宾又想起自己的女?友琳了。敦一直兼职很多工作,也是一个很乐意帮忙的人。老板对他也很好觉得敦是一个很勤快的孩子。吃早餐的时候澳跟敦说起今天报纸上的事。拉宾在树上干活,发现款在房里偷看,妮想把款叫出来一起玩但是拉宾告诉她还是等一些日子吧。因为现在款对自己还是不太信任。拉宾一直都想给款的家里带来温暖,这样款很快就能恢复了。结果拉宾跟妮把园子打扫的很干净。敦悄悄去了自己以前的家,这个时候敦接到宽强电话,宽强要敦马上回来那里很危险。妮做了一会事手上全是水泡,拉宾帮她一边擦药还跟她提起自己准备把甘叔家装上摄相头?两人购物回来妮接到诗瓦电话,两人一起去了餐厅跟诗瓦见面这时拉宾发现诗瓦也有几个保镖。诗瓦很佩服拉宾这都让他发现了。拉宾特意走开好让妮跟诗瓦单独用餐。妮告诉拉宾刚才诗瓦告诉自己去给他当秘书。拉宾觉得很不错。两人回到甘叔家发现家里很乱,才知道今天易周汉带人又来家里闹了。珍婶告诉妮她住在这里就像自己的恶梦一想,自己也不知道那些人什么时候又会找上门,所以请妮快点离开自己家,拉宾安慰妮刚才婶婶只是觉得我们给他们带来麻箛了,可能没有另的意思。这时拉宾发现后面有人,拔出枪结果是款。妮跟拉宾追款时拉宾不小心手被门夹住了。妮担心拉宾要他去医院去检查一下。回来的路上两人一起去吃夜宵。没想到敦跟澳也在这家餐厅,敦还坐在妮的后面。澳问敦今天去找到姐姐了吗?敦说自己没有看到,等敦他们离开时,妮回头看了看她告诉拉宾自己刚才好像听到熟悉的声音。妮跟敦又这样错过了。妮还是很担心自己的弟弟。塔隆他们在商量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拉宾告诉塔隆他的朋友告诉自己现在有很多边界人开始往城里运输。塔隆觉得大家还是小心点好。这时秘书告诉塔隆外面蓬勒拜家,妮听了很激动。还跟伯父一起去见蓬勒。蓬勒还问起塔隆那位小姐是谁,妮走过来告诉蓬勒自己是维谦的女儿,自己活着的目的就是给爸妈降一个清白。蓬勒听完气得连话也说不出。格拉莞告诉蓬勒这个妮一点都简单。一旁的易周汉问手下妮的弟弟找到了没,要是找到直接把他做了,蓬勒告诉儿子她的弟弟会找上门的。澳去看敦告诉他以后中午紘还是要吃饭。工作是做不完的。澳跟敦说自己以后放学来接他,这样自己就可以跟他一起回去了。原来澳开始喜欢上敦了。诗瓦跟妮一起去看电影。拉这宾也去了,看到妮跟诗瓦在一起很幸福。拉宾情不自禁想起自己女朋友,妮觉得拉宾一家有事瞒着自己。妮跟拉宾说自己以前跟诗瓦在一起觉得幸福,而现在诗瓦身边到处都是保镖,自己跟他越来越远了。拉宾只好安慰她进入正常圈可能会这样。拉宾跟妮回家发现甘叔家有点太安静觉得不正常,原来那些人又在找甘叔麻箛了。拉宾跟他们交起手来,还好妮当时拔出拉宾的枪。珍婶害怕觉得易周汉不会轻易放过她们。没想到易周汉很快就带着人去了甘叔家。当易周汉看到妮觉得她比照片上好看多了,于是吩咐的下手把妮抓起来。这个时候拉宾认出班。拉宾告诉易周汉警察很快就会来了。原来拉宾装的摄相头可以直接报警。没想到这位警察跟拉宾认识他们还是很好的朋友。

蓬勒得知刚才那个警察是塔隆弄回来的,易倜汉觉得父亲应该按照自己的想法直接把妮一枪干掉,省的她到时把我们的事全继发出去就全完了。蓬勒觉得还不是时候。妮也很佩服拉宾。妮跟拉宾说自己想去学枪,于是求拉宾救自己。好不容易答应教妮练枪,可妮不敢开枪,在拉宾的鼓励下妮进步很快。塔隆跟大家开会讲到如何做好大选的事情,诗瓦也很感谢大家支持他,自己一定会把新的党建立好,这样就可以为人民服务。敦跟澳在网吧上网,澳跟敦说自己想去学模特可是敦不同意。两人在网上查到好多关于暹罗发展党的事情,敦也想帮暹罗发展党做点事情。在回家的路上敦看到大卡车在宣传关于罗发展党的事,结果自己无意中看到姐姐,敦跑的很快结果还是没有追上姐姐。澳跟他说要不然我们去罗发展党的总部吧。等他们到了总部妮他们又出去了。敦为了姐姐的安全没有向工作人员透漏自己是妮的弟弟。澳觉得敦的姐姐长的漂亮还是肯定是一个女强人,敦觉得姐姐经历太多才会变成这样。妮不管晴天还是雨天都一直陪着诗瓦一起去拉票。拉宾看到妮在打喷涕很怕她感冒,劝妮还是去车上等,结果妮坚持在雨地给诗瓦打气。等诗瓦他们一起去换衣服。这时芭迪还特意给诗瓦拿上衣服。还说出第一次见到诗瓦也是湿达达的,这让妮很生气。拉宾劝妮不要生诗瓦的气,妮是时候以诗瓦女朋友的身份出场,但是妮拒绝了,她说自己相信诗瓦,拉宾告诉她迪可不是这样想的。妮一言不发只好生闷气。拉宾只好安慰妮。妮因为淋雨结果病了。拉宾一直在旁边照顾她。拉宾本来是想告诉诗瓦,但是妮不想诗瓦担心自己。诗瓦有不高兴迪很亲热叫自己,觉得自己这样做太对不起妮了。可是迪告诉诗瓦可能是妮小姐太累所以才不陪我们一起吃饭,诗瓦还是有些担心最后给妮打去电话。妮接到电话装的很坚强,还骗诗瓦自己准备睡觉了。可是诗瓦也骗她自己跟父亲他们也是刚吃好饭。拉宾一直在门外听妮说话。妮问起拉宾以前有过爱情吗?还问起他是如何为爱的人做出幸福。拉宾的回答跟她是一样的。拉宾给好友维猜打去电话,维猜来到甘叔家还故意把警车停在门外。这时维猜看到楼上有人,甘叔告诉他这是我的女儿款。珍婶还特意留维猜在家时多坐一会。维猜还跟甘叔聊起关于他的案子。还说自己一定帮他翻案。易倜汉的手下昌跟班一直在看维猜进了甘叔的家,但是又不敢告诉易倜汉。因为这个时候他正在玩女人。班心想为什么自己的对手这次会是拉宾。晚上,维猜在款家巡查刚好被款在楼上看到。结果款害怕躲了起来。妮晚上又做恶梦了,拉宾听到急忙跑来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拉宾想让妮去外面吃点东西说不定心情会好点,但是妮不肯去,还说拉宾怎么天天都这么幸福。拉宾告诉她其实自己也有痛苦的时候。妮想吃点安眠药然后就睡,可是拉宾不同意她吃药就给妮唱起歌来逗她开心。妮跟拉宾回到甘叔家看到他跟婶婶正在浇花,看到妮回来珍婶还很关心地问身体好点了吗?而拉宾问维猜是否还在,刚好维猜走出来准备去上班。拉宾还问维猜这几天款的情况。妮跑去看款安慰她自己带回来的人都是好人,还跟款说多跟他们接触,但是款只是在楼上看还是不太愿意下楼。妮告诉拉宾看到款开始喜欢你了,最近常常看到她笑,还说拉宾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什么事都能做。而拉宾告诉她自己愿意为未来的总统夫人效力。妮给诗瓦打去电话,结果诗瓦在车上睡着了被迪悄悄把电话挂掉了。妮还以为诗瓦太累可能睡着了。第二天,诗瓦看到信息马上给妮打去电话。妮也正好去给诗瓦买早餐,在车上拉宾告诉妮自己羡慕恋人觉得他们好幸福。妮问他难道你没女朋友吗?拉宾的回答让妮有些听不懂。敦连吃饭的时候都一边工作,澳还问起敦怎么看待新的党,敦说自己会支持暹罗发展党。敦得知澳在卖衣服很生气。最后澳表示自己边工作也边学习,不会让爸爸跟他担心。敦拿澳没办法只好由她去。易倜汉眼看就要到选举了,可是爸爸还没开始行动。易倜汉不想在等下去决定用自己的办法解决。电视在报道诗瓦中芭迪的新闻,芭迪来到诗瓦家找他,还说要一起去孤儿园行善,但是诗瓦好像一点都不知道。塔隆马上给记者打去电话,要他们接着给儿子上新闻,地点一会他的属下会通知他。妮因为新闻的事不高兴。还好拉宾一直在旁边安慰她。拉宾发现有人跟踪他们,于是要妮快点上车,半路上对些人还对妮他们开枪。妮害怕拉宾告诉她只要自己在她就会没事。两人好险差点丧命。易倜汉看到手下回来又失手了,结果把他们全杀死了,昌很害怕跟班说自己担心自己的下场跟他们一样。妮得知昨晚追杀自己的那些人也被易倜汉打死了,维猜告诉他们易倜汉就是这样的人。这时珍婶问是谁买了那么多盆载门口都放不下了。拉宾告诉她全是自己买的。妮看到拉宾在搬花于是给他倒水喝不亲直给他喂,这让拉宾觉得好幸福。妮想帮忙一起搬花,但是拉宾觉得妮只要看着就行了。自己不想她受到伤。

今天是款的生日,珍婶去楼上跟女儿说自己今天要给她第二次人身。妮告诉款这些花都是拉宾亲手做的。拉宾告诉款楼下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这时维猜也拿着鲜花送给款。珍婶很开心款能下楼跟大家一起庆祝生日。甘叔告诉女儿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以前的那些恶梦会远离这个家。妮还带着款在园子里跟拉宾和维猜一起聊天。妮也很高兴看到款开始对维猜笑了。甘叔跟珍婶站在远处看到女儿跟他们相处很不错,看着都开心。维猜看到款今天很高兴于是提意大家一起合影一张。就在这个时候款看到易倜汉站在门外,?然感到寄害怕。拉宾要妮带款进去,自己跟维去处理。款告诉爸妈自己很害怕还是去楼上吧,但是妮劝款要坚强起来,这样坏人才不会欺负我们。拉宾告诉易倜汉还是离开吧,在这里做坏事是会被抓的。还指着头上的摄相头给易倜汉看。易倜汉威胁拉宾上次自己失手下次你们可能没有那么好运了。班也在临走时劝拉宾下次最好小心点。维猜问拉宾是跟班很熟吗?拉宾告诉他自己哥哥跟他是朋友,但是哥哥失踪了。塔隆很高兴因为暹罗发展党现在拉票排在第一。而易倜汉父子还在争论没有直接把他们做掉。敦眼澳从电视里得知暹罗发展现在排第一,敦也想的。妮跟拉宾也去参加诗瓦的发言会,诗瓦刚发好言迪就送上鲜花,妮很伤心把花扔在地上,拉宾把妮带到一个很不错的地方散心。妮还问拉宾是不是经常来这里,拉宾回想起以前自己跟女友在这里的点滴。今天是款的生日,珍婶去楼上跟女儿说自己今天要给她第二次人身。妮告诉款这些花都是拉宾亲手做的。拉宾告诉款楼下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这时维猜也拿着鲜花送给款。珍婶很开心款能下楼跟大家一起庆祝生日。甘叔告诉女儿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以前的那些恶梦会远离这个家。妮还带着款在园子里跟拉宾和维猜一起聊天。妮也很高兴看?款开始对维猜笑了。甘叔跟珍婶站在远处看到女儿跟他们相处很不错,看着都开心。维猜看到款今天很高兴于是提意大家一起合影一张。就在这个时候款看到易倜汉站在门外,突然感到寄害怕。拉宾要妮带款进去,自己跟维去处理。款告诉爸妈自己很害怕还是去楼上吧,但是妮劝款要坚强起来,这样坏人才不会欺负我们。拉宾告诉易倜汉还是离开吧,在这里做坏事是会被抓的。还指着头上的摄相头给易倜汉看。易倜汉威胁拉宾上次自己失手下次你们可能没有那么好运了。班也在临走时劝拉宾下次最好小心点。维猜问拉宾是跟班很熟吗?拉宾告诉他自己哥哥跟他是朋友,但是哥哥失踪了。格拉莞去找塔隆。记者提意能否可以让未来总统照张像,没想到迪也站在诗瓦身边。这时有个送来鲜花没想到里面的炸弹,拉宾为了救妮受伤了。拉宾睡在病床他一直在装睡。等诗瓦跟妮谈完话自己才说好羡慕?俩。拉宾不想留在医院急着回家。结果甘叔一家人都为他担心。宽强带着敦去拜祭他父母,宽强真的对兑了当年对维谦承落,把敦扶养长大。宽强回想起以前维谦对自己的恩情。还跟敦提起当年的事情。晚上,妮去了拉宾的房间还帮他处理伤口。妮告诉拉宾这次是他救了自己,要不然现在受伤的肯定是自己。还问起拉宾为什么不回去当公务员,拉宾想到自己的朋友友琳的事,还是很伤心,妮也很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是拉宾不想提起当年的事。塔隆经不起格拉莞的诱惑竟然跟她发生关系了。易倜汉劝父亲要小心格拉莞怕她背叛父亲,正好被格拉莞来听到。塔隆打电话告诉儿子自己准备请蓬勒的人跟我们联合执政,诗瓦觉得这样很危险,但是塔隆有他的用计,诗瓦听取父亲意见。妮约了维猜他们一起吃晚饭,拉宾想让诗瓦一起去,可是诗瓦要跟父亲一起讨论联合执政的事没有时间去,妮有些失望。晚上妮跟拉宾有意撮合款跟维猜,款跟维猜的关系又进一步,拉宾认为还是让他们一切随缘。甘叔准备又开始学习法律,但是珍婶还是有些担心。妮跟拉宾一起去买祭品,妮对这些事不懂要拉宾去给她买,结果拉宾看到班站在哪里等他,班告诉拉宾自己只是来提醒他,上次的炸弹的事算是警告还说自己只是看在贡的面子上才放过你,拉宾告诉班自己随时奉陪。等拉宾回去一看妮不在哪里自己吓坏了。正当拉宾不知道如何是好,妮站在后面叫他。两人一起来到寺庙拜祭妮的父母。妮还伤心流下眼泪,这时拉宾看到班从哪里走过,于是拉着妮躲起来,妮不些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了?敦跟澳也来了还看到地上有祭品,这时妮从后面走来,敦看到自己的姐姐妮,妮紧紧抱着自己的弟弟,姐弟俩终于重逢。敦带着姐姐去见宽强,宽强很高兴自己能见到妮小姐。易倜汉撞迪还嘲笑她,蓬勒跟塔隆正在一起谈事,易倜汉还拿起枪在外面吵闹,蓬勒悄悄告诉儿子差点坏了自己的大事。迪告诉自己的伯父易倜汉就是街头的混混。易倜汉回去又跟父亲吵起来,问父亲为什么不一枪把他们解决了。

宽强跟妮她们说起当年维谦是如何帮忙自己,自己为了报答当年维先生的恩情,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哪天发生的事,后来自己的儿子去死了。我就把育沙维改成敦。妮觉得宽强叔帮了自家很多忙。要不是他的帮忙自己不可能跟弟弟相见。拉宾觉得现在要是公布妮弟弟的事可能会带来杀身之祸。妮告诉大家不管现在育沙维叫什么名字他都是自己的弟弟。拉宾跟妮一起出去散步突然下起大雨。两人靠树叶躲雨觉得的好浪漫,这时敦跟澳去给他们送伞。雨下的很大妮跟拉宾今晚可能要住在这里了。拉宾看着妮穿着传统衣服觉得很美丽。同时也说出赞扬的话。这时敦就跟妮说看着拉宾跟妮姐好像情侣,妮有些不好意思。吃饭的时候拉宾很关心妮。诗瓦跟妮打电话,迪在后面听到有些不高兴。晚上,妮睡觉着去外面走走,发现拉宾也站在外面。于是两人聊了起来。拉宾开始跟妮说起关于自己哥哥的事。现在自己真的很想知道当年哥哥发生什么事情了?现在连哥哥的生死都不知道。妮告诉拉宾那个班就是杀死自己父亲的人。拉宾告诉妮不管发生什么事,自己都不会让她受到伤害。妮很感谢拉宾,觉得每次他在自己身边都感到很温暖。维猜去了款家,刚好看到款在找书,款看到维猜还是有点不自在。维猜还把妮找到弟弟的事告诉款。款也替妮感到高兴。听到维猜说自己想亲直来陪款,款有些不好意思。维猜安慰款以后的生活会变好的。妮跟诗瓦很久没有一起吃晚饭了,诗瓦告诉妮再过一段时间妮就是总理夫人了。但是妮好像还是不太高兴觉得塔隆叔叔可能不同意。诗瓦也注意到妮总是盯着拉宾看,诗瓦也同意妮要拉宾过来跟自己一起吃饭。但拉宾拒绝了。拉宾觉得自己不应该打扰妮跟诗瓦单独相处的时光。就在这个时候迪又出现了。诗瓦接到电话跟迪一起回去了。迪还故意说妮今天刚从外府回来应该很累,还是早点回去吧。而自己今天可能要跟诗瓦一起回去。妮有些失落看着迪挽着诗瓦离开。一路上拉宾都在安慰妮,还跟妮提起刚才迪是特意来找诗瓦的,还说自己觉得塔隆现在是在联亲,但是妮不是相信诗瓦。妮打开爸爸留给自己的信,才知道爸爸说的录音笔,但是盒子里什么也没有,拉宾告诉妮要快点找到证据。两人又回到以前妮的家,差点被易倜汉发现。妮一直在观察易倜汉,看到他出门自己马上叫上拉宾,没想到拉宾也带上款。结果半路上堵车,妮还以为自己跟丢了,没想到款发现班就在旁边那辆车上,拉宾认为妮这样做很危险,应该为款想一想,但是妮根本听不进去。珍婶看到女儿还没回来一直很担心。甘叔要珍婶放心女儿跟拉宾他们在一起应该很安全。诗瓦正在开会突然接到妮的电话,诗瓦有些担心。塔隆问起妮怎么了,诗瓦只好骗大家妮今天生病可能来不了。妮要拉宾开快点。妮觉得很开心这次款胆子变大了。拉宾不敢靠的太近,怕易倜汉他们发现,自己觉得这次易倜汉他们肯定在做什么坏事,自己先去看看要妮她们坐在车上等自己,走的时候给妮留下一把枪。妮坐在车上看到政府的车也去了觉得肯定有什么大事,于是跟了上去,款也悄悄跟上。易倜汉跟在跟政府人交易时被拉宾用手机拍了下来。这时候妮跟款也来了,拉宾觉得太危险了。拉宾还告诉妮她们现在易倜汉正在做非法的事情,还让妮现在快点走,这个时候易倜汉发现了他们拿起枪就打,还吩咐手下一定要抓到他们。拉宾要妮现在带着款先走,自己一会就到。妮跟款在半路上也遇到易倜汉的人,被妮开起枪干掉一个。款不小扭伤了脚,还好拉宾这个时候出现了。易倜汉很生气自己手下太没用了,连一个人也没抓到。珍婶正在为女儿刚才发生的事觉得很担心,甘叔告诉珍婶现在款真的长大了。拉宾发现妮开始骗诗瓦,觉得妮是想去以前的房子找证据。拉宾不同意妮这样做,觉得这样太危险了。告诉妮自己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但是妮不同意。这个时候敦也来找妮,也说一起去找证据,拉宾坚决不同意。甘叔看到维来了,妮要敦先在甘叔家等,自己跟拉宾去找证据。自己不希望唯一的弟弟出事。两人悄悄来到易倜汉的家,但是敦还是很担心妮现在的安全。珍婶知道妮去了对面家开始担心起来。妮他们还是没有找到证据。妮来到父亲的房间发现改变很多,觉得自己很难找到录音笔。

敦看到易倜汉回来想去救姐姐,就跑到易倜汉家门口大叫,澳也想去帮敦但被珍婶拦住了。妮在楼上看到易倜汉打自己的弟弟。没想到易倜汉还拿出枪。拉宾跑来把敦救走,易倜汉准备向拉宾开枪还好维猜及时出现。易倜汉很气回到家把手下痛骂一顿。澳跟妮都很担心敦现在是否安全。看到敦安全没事自己就放心了,拉宾还说这次多亏了敦自己才跟妮安全从易倜汉家逃脱。

维猜想给甘叔一家找个安静的家,但是甘叔拒绝了。维猜告诉款自己一定会帮助他们。敦问姐姐去了收藏室了吗?妮要拉宾再带自己去一?,拉宾告诉他们现在去很危险,还是等一些日子吧。拉宾告诉妮没有找到录音笔这前自己有办法对付他们,还给妮看自己录制易倜汉做非法的视频。

妮跟诗瓦一起出去了,这次妮没有让拉宾跟着去觉得他应该休息一天。拉宾看到班出门,于是自己悄悄跟踪他。拉宾看到班跟吉现在在一起,便要他俩给自己一个说法。结果拉宾跟班打了起来。班准备向拉宾开枪吉要班把枪收起来。拉宾离开后吉告诉班以后他肯定会把自己当成坏人。而班认为自己跟拉宾也成仇人。

蓬勒跟塔隆看到易倜汉在做非法的视频,蓬勒告诉总理现在大家都是自己人,还请不要把这?事公布出去,诗瓦跟妮都希望这次蓬勒能退出联合执政。诗瓦告诉妮以后要小心点,蓬勒肯定不会000的。塔隆觉得妮是遗传维谦先生那份正义之心。诗瓦还特意请求父亲自己可能跟妮一起去约会吗?妮看到拉宾受伤劝他去医院,可是拉宾拒绝。妮决定跟弟弟他们一起去看电影。没想到迪来了告诉大家自己也要去。敦跟澳也看出迪在故意搞破坏。拉宾看到妮不高兴就开始给妮打气。诗瓦准备跟敦他们一起去吃饭,但是迪故意装晕倒,妮要诗瓦先送迪回去吧。一旁的敦都看出迪是故意的。澳收到同学的短信准备去干活了。敦还告诉不澳明天我们一起跟妮去外府工作吧。?站在哪里等拉宾回来,拉宾跟妮提到迪,但是妮还是相信诗瓦。

塔隆他们还派直升机前去帮忙,易倜汉得警察也来了,还要手下把他们也解决了。易倜?还准备把直升机也打下来。易倜汉拿起M12直接把直升机打下来了。维猜看情况不妙要大家先辙。易倜汉要手下放火烧山。蓬勒看到易倜汉回来,对他一顿痛骂。格拉莞也指质易倜汉不应该这样做,可是易倜汉根本听不进,还想把格拉莞一起解决。

妮跟拉宾找到诗瓦,妮看到他跟迪在一起,心里更难过。拉宾也为妮感到难过。妮得到拉宾的安慰觉得开心很多。这时敦跟澳也来了。妮看到弟弟来了心里又高兴又心痛。拉宾正经敦处理伤口,敦还发着烧。维猜再一次带人员前去寻找总理他们。拉宾发现维猜在直升机上,于是大声呼叫。

塔隆看到儿子平安回来就放心了,诗瓦提意让父亲把蓬勒驱赶出国,但是塔隆认为还是放在自己身边比较安全。易倜汉告诉父亲自己发现妮的弟弟了,还说上次在门口那人就是维。这个时候蓬勒开始害怕,怕他们找出当年的证据。宽强去了医院看到敦受伤心里很难过。妮告诉宽强叔自己这次做错了,不应该带着弟弟去冒险。妮还说这次多亏了拉宾。

敦出院了宽强告诉他以后要小心,蓬勒是不会放过妮跟他的。宽强称自己一定要保护敦。澳看到父亲关心敦比自己还多。款看到妮他们平安回来很开心,款也夸维猜很勇敢。珍婶担心以后会有麻箛。维猜告诉大家自己住下来保护大家。?看到到维猜如此照顾这个家,说明他喜欢款。拉宾认为款也喜欢维猜。这时妮问起拉宾是在想以前女朋友还是在暗恋别人。

款也跟维猜说自从拉宾来到自己家,家才有了温暖自己也变的更坚强了。维猜告诉款以后自己会照顾好她跟家,款听了脸上露出笑容。敦跟澳说自己这次受伤都失去了好几份工作,澳想多兼笎份职可是敦不同意。敦在电视上看到诗瓦跟迪出席活动,澳也提到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讲诗瓦带妮出席过任何活动。塔隆正在跟迪的伯父谈这次的政治游戏,迪的伯父还是有点担心妮的感受。诗瓦给妮打电话告诉她自己真的很害怕以后跟迪的新闻越来越多。还告诉妮自己只会跟她结婚。迪联系不到诗瓦就给妮打去电话。妮知道刚?诗瓦在骗自己,但是自己还是给诗瓦打去电话告诉他迪在找他。拉宾给妮送上一杯咖啡,妮跟拉宾聊起诗瓦的事情,拉宾告诉妮以后的可能会有更的困难,但是妮认为现在诗瓦开始在骗自己了。妮回想起以前诗瓦对自己的爱跟现在比起来相差很多。妮流起了眼泪跟拉宾说要是没有他自己现在不知道如何生活,然后紧紧抱起拉宾。

诗瓦去接妮还带她去见自己的父亲告诉他自己要跟妮结婚的事,但是塔隆告诉他俩自己同意他们结婚,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格拉莞去找塔隆看到拉宾站在门外,就故意勾引他但是拉宾根本不理会她。诗瓦告诉父亲自己也要考虑妮的感受,塔隆走到妮面前跟她说起以前的事,还要妮多等些日子,让诗瓦把眼前的事情办好,妮只好答应塔隆。格拉莞拿去地契去给塔隆,塔隆告诉她自己没有那么容易原谅蓬勒对自己儿所做的事。格拉莞只好如实告诉蓬勒,蓬勒知道后很生气觉得塔隆太不自己面子了。

拉宾告诉妮想开了,这次诗瓦真的努力了但是你无法反驳父亲的意愿。妮打给敦晚上约他们一起吃饭,澳又准备出去工作,差点被父亲发现敦只好帮她说去补习。敦也不同意澳兼职,但是澳为了学费自己想为家里分担点,决定去做兼职还要敦帮自己保密。易倜汉在超市看到澳觉得她很面熟,想了想?来她就是敦身边的女人。于是想对澳下手,决定跟踪澳说不定有更大的发现。敦去了澳工作的地方,澳告诉敦自己刚才听老师说给自己找了新活是做模特,但是地点还不知道。

诗瓦会见客人结束回到办公室,突然迪从后面抱起他,诗瓦不些不高兴但是又不能得罪迪。宽强一家人都去了甘叔家吃晚饭,甘叔还跟宽强聊起以前的事。以前自己一家人生活在地狱一般,还说幸福很快就会来临。我们的努力全是为了孩子。款听后伤心流下眼泪。敦告诉姐姐是自己家的事情才让甘叔一家人变成现在这样。维猜看到款一个在厨房洗碗,于是自己帮款一起干活。维猜拿出自己的手帕给款擦脸上的水珠。款心里觉得好开心。

澳问父亲什么时候回农场,宽强告诉女儿等你跟敦安全了自己就回。妮给敦一些钱,但是敦不想收觉得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妮看着弟弟离开心里有些难过,拉宾告诉妮开心点说明她的弟弟长大了。敦把刚才的事告诉澳,澳能理解敦的做法还把自己的钱拿出来给敦。妮不高兴了好像在生拉宾的气,觉得拉宾站在弟弟哪边。两人像在打情骂俏一样,越来越像情侣了。妮跟拉宾刚上车就遇到歹徒朝他们扔了一包像血的东西,拉宾追上去对方向他放了几枪开车就跑。

第二天,妮把蓬勒跟格拉莞叫去问昨晚发生的事,蓬勒告诉塔隆自己要证明清白。但是塔隆告诉他什么是伸张正义。诗瓦有些担心妮。妮告诉塔隆这次的事全靠甘叔帮忙。蓬勒打电话警告诗瓦所谓的政治是什么。妮要拉宾跟自己陪诗瓦一起吃饭,妮去了洗手间,诗瓦告诉拉宾自己很爱妮。拉宾也告诉诗瓦妮的心一直在诗瓦身上,不可能再爱上别人。诗瓦又被迪叫去。这次妮看起来好像没有那么生气了。诗瓦慢慢觉得妮跟自己越来越远了。

澳答应老板星期六陪她一起去参加房产仪式。敦去接澳下班告诉她以后不要接那么多工作,两人只顾聊天完全没注意易倜汉一直在旁边坚视他们。拉宾带着妮一起去外玩妮还特意送给他一个新的手机。拉宾还拿出新的手机准备告诉妮跟以前一样,两人同时转过头差点撞到一起,拉宾也开始心动了,两人心里互相喜欢,两人都觉得此刻很幸福。

晚上,拉宾打开手机翻看自己跟妮一起拍的照片,还看到自己以前跟琳的照片,脑海里又出现自己以前跟琳的事情。拉宾自言自语地说自己对不起琳,因为自己的心里现在全是妮。蓬勒看到格拉莞回来便骂她事情没办完还有脸回来,这个时候易倜汉也数落格拉莞只不过是政治家们的妓女。格拉莞用仇恨的眼神看着易倜汉。

妮给拉宾打电话没想到拉宾把手机放在桌上,妮跟款无意中看到拉宾手机里的照片。这个时候拉宾跟维猜走了就来,拉宾从妮手中把手仙夺走。维猜把拉宾的事告诉款。妮一直跟拉宾在一起,妮问拉宾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事生气了。拉宾告诉她那已经是往事了,接着把自己跟安米的事告诉妮。拉宾还带着妮去了以前自己跟安米在一起的地方,拉宾还回想起关于安米去世的事情,觉得都是自己的错没有照顾好安米。妮知道安米去世的事情自己有些难过。妮告诉拉宾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不想你呆在这里难过。

易倜汉特意邀请澳的老板跟她们一起吃饭。而敦一直打不通澳的电话的些担心。吃饭的时候易倜汉特意装不认识澳。澳跟敦解释自己刚才在吃饭不方便拉电话,敦有些生气劝澳不要在去工作了。宽强在停车场看到易倜汉,还发现易倜汉又在做勾档。宽强急忙把澳跟敦拉回家告诉他们刚才自己看到的事情。觉得对方太可怕了。要两个孩子行事要小心点。敦去找妮他们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他们,还叫妮要小心点。维猜表示自己会保护这个家,而拉宾称自己一定会保护好妮的安全。妮告诉大家现在主要还是要早点找到父亲当年留下的录音笔。

妮给诗瓦汇报工作上的事情,?瓦告诉妮明天是她的生日自己一定陪她渡过,还要妮打扮漂亮点。妮特意跟拉宾去挑选了明天的礼服。拉宾告诉妮可能没有什么人可以把你跟诗瓦分开。妮好像明白拉宾想对自己说什么。拉宾把自己跟妮的事写成日记。就在这个时候妮穿着新礼服问拉宾好看吗?拉宾看到妮觉得她是世上最漂亮的女人,今晚也是最幸福的人。妮问拉宾在写什么,拉宾谎称自己在写日记。这时敦打电话来问姐姐今天生日准备怎么安排。拉宾也祝妮生日快乐永远幸福。易倜汉的手下打电话告诉他澳就是妮的弟弟,易倜汉觉得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消息。

晚上,诗瓦准备单独陪妮过生日?没想到迪也坐在车上等他,还拿塔隆来压他,诗瓦没办法只好跟迪一起开车出去吃饭。诗瓦打电话给父亲说今天是妮的生日自己想陪她一起过,但是父亲告诉他现在他主要的任务就是跟迪在一起,因为现在需要维塔先生的支持也就是迪的伯你。维塔告诉塔隆你这样跟诗瓦说,他会听你的吗?塔隆告诉他有些事情儿子必须得听自己的。

妮还在等诗瓦,可是自己给办公室打过电话诗瓦很早就离开了,妮有些不高兴想回去换衣服,拉宾要妮再等一会诗瓦,听听他是怎么说的。拉宾走了回去跟款猜说现在让妮先冷静一样,款他们都有点担心妮。而诗瓦跟迪一起听吃饭?迪知道诗瓦不高兴。这时诗瓦告诉迪今天是妮的生日。迪表面装着没事要诗瓦去陪妮,还说自己会跟叔叔解释的。其它心里很不爽。就故意装跌倒。

款正在跟维猜想办法让妮高兴点。款觉得妮现在好可怜。迪去了医院要自己好朋友去骗诗瓦,便是她的朋友不想帮她,迪说没关系自己也担误他很多时间,迪的朋友觉得她这样做太不对了。拉宾端上自己亲直做的蛋糕送给妮,妮本来还很伤心看到拉宾端来蛋糕还得知是他亲直给自己做的,于是要拉宾帮自己唱生日歌,妮听了心情好多了。拉客安慰妮不要想的太多开心点,妮叫住拉宾说谢谢他一直陪伴自己,拉宾告诉她自己很愿意这样做。这时诗瓦来了正好看到妮跟拉宾手拉手。两人看到诗瓦来了就松开了手,诗瓦把鲜花送给妮,妮看到拉宾走了自己总是看着他,诗瓦抱着妮可是妮没有任何反应,诗瓦知道妮是在想拉宾。拉宾回到房间总想起自己以前跟妮抱在一起的事情。妮去找拉宾不小心差点摔倒,还好扑在拉宾身上,两人抱一会还互相看了很久才回过神来。妮告诉拉宾虽然诗瓦今晚还是来了,但是自己还是要感谢你一直陪着自己。

诗瓦打电话给拉宾约他见面。诗瓦告诉拉宾自己爱妮没有改变,但是自己现在很少有时间陪妮,自己很感谢拉宾一直照顾妮,拉宾想跟?瓦解释昨晚的事情,但是诗瓦不想听直接告诉拉宾以后妮的安全自己负责。款看到拉宾一直坐在哪里发呆,走上前问他是不是在等妮。拉宾告诉款自己从现在开始没有办法照顾妮了。款问拉宾不给妮做保镖是不是很想妮,拉宾不想回答,只是告诉款照顾妮一辈子的人是诗瓦。还告诉款维猜也会把款一家人照顾好。款想拉宾肯定发生什么事情了。拉宾回到房间又开始写日记了,还从监控里看到诗瓦送妮回来。妮一回来就去敲拉宾的房门,拉宾躲在房间不啃声,妮以为拉宾睡了就把吃的放在厨房。

第二天,款跑去告诉妮拉宾不见了。妮在拉宾的房间发现他给自己留下的信。珍婶问妮拉宾说了什么,妮告诉大家拉宾辞职了。甘叔一家人都不明白拉宾为什么会辞职。妮去找诗瓦告诉他拉宾辞职的事。诗瓦回避这个问题。拉宾从在江边总是在回想诗瓦跟自己说过的话。而自己总是想起妮,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只要想到诗瓦自己脸上只有悲伤的表情。

妮去了敦的家跟他们说拉宾辞职的事。自己心里还是在想拉宾,维猜看到拉宾一脸不高兴,就知道他也在想妮。维猜告诉跟拉宾说忘记安米重新选择自己的爱情。拉宾一直很纠结不知道如何面对。觉得自己跟妮是不可能。自己只能把妮藏在心里的。

维猜去找款看到她正在给花浇水,两人一起干活觉得很开心。妮跟敦一起去祭拜父母发现有人在搞坏坡,宽叔告诉她们这里很危险叫他们快点走,等妮走出来时发现保镖也被杀死。自己的车也被坏人坏坡。宽叔跟妮他们分开走,妮给诗瓦打完电话便上了一辆出租车,妮只顾着跟弟弟讲刚才的事,没有注意到这辆车是坏人事先准备的。妮无意中看到手机里拉宾的视频,就想起自己给拉宾录视频的事。这个时候敦告诉妮觉得姐姐应该有一个人来保护才行。

塔隆跟诗瓦在讨论妮的事情,蓬勒跟格拉莞笑眯眯走进来,易倜汉的手下告诉他出租车快到了,这时候敦发现开车的人跟出租车的主人不是同一个人,结果妮路敦被带到一遍远的地方,易倜汉觉得自己这次很爽很快就可以抓住妮跟她弟弟了。蓬勒跟诗瓦他们也把话说明白了,蓬勒告诉他们自己一定要把这个位置抢回来。维猜接到诗瓦电话马上赶回去。

格拉莞劝蓬勒好好想一想不要把事情做的太决,没想到蓬勒还反骂格拉莞不要脸白送给塔隆上床,结果一点好处都没得到,还差点把格拉莞掐死了。妮拉着弟弟到处躲,而易倜汉的手下到处都是。妮想起拉宾教自己的办法干掉几个人。这个时候易倜汉又带了很多人来,觉得这次妮肯肯逃不掉了,敦告诉姐姐自己去引开他们,叫姐姐有机会就跑出去。妮眼看自己的弟弟快坚持不住了。这个时候妮没有子弹了,就在她感到害怕时心里一直在想拉宾你在哪里,觉得自己这次是逃不过了,自己再出没机会见到拉宾了。塔隆看到诗瓦一直担心妮,就告诉他现在最主要的是做大事,而不是只想着妮,还说维猜出去了很快妮就会没事了。拉宾跑到现场把敦出走了,还要敦快点跑自己去救妮。敦看到维猜来了就告诉他要去救姐姐维猜告诉敦他姐姐一定没事的,就在最危险的时候拉宾救了妮,妮很高兴自己没有死还能见到拉宾,紧紧抱着拉宾哭,拉宾告诉妮她的弟弟现在安全了,现在我们俩要逃出去,妮只要看到拉宾自己就有信心,易倜汉的手下告诉他有人前来营救。班看到拉宾来了觉得这次麻箛了。拉宾带着妮安全离开了。警察也冲上去抓易倜汉。拉宾把妮送到维猜哪里自己就走了,不管妮怎么呼叫他还是没有回头。塔隆告诉儿子现在妮没事了,是不是应该跟迪一起去出席活动,而诗瓦告诉父亲这次救妮的人是拉宾。

维猜看到拉宾自言自语,维猜还问拉宾悄悄保护妮是为何,还要拉宾想清楚自己的心,是不是真的爱上妮了。妮晚上又去了以前拉宾住的房间,还想起以前自己跟拉宾的点滴。款走来把灯打开还告诉妮,家是因拉宾变的有活力,现在拉宾走了家觉得太安静,还问妮怎么看待拉宾。妮走到任何一个角落都会想起拉宾。这个时候诗瓦来了,诗瓦跟她解释今天自己应该陪她一起去,妮跟他说你不是很忙吗?诗瓦还提到拉宾。珍婶跟甘叔对着门外说,妮跟诗瓦肯定发生什么事情了,甘叔告诉她一切随缘吧。妮要诗瓦回去宴会上吧,因为迪还在等着他,诗瓦告诉妮这都是父亲的意思,妮流下伤心的眼泪。诗瓦看到妮离开自己也好伤心。诗瓦回到家跟父亲说妮变了。还说她看自己的眼神跟以前都不一样了。塔隆告诉儿子你坐上这个位置好的女人很多,还要儿子不要只想妮一个,还要诗瓦只要按照他的安排走下去。

班去找吉跟她聊起拉宾,吉救班放过拉宾看在贡的面子上,可是班告诉她自己跟拉宾是不可合好的。只要吉提到贡,班就很大火气。拉?回到以前哥哥给自己留下的新房子。结果自己又想起了安米。塔隆当着妮的面说这次小迪帮了很多诗瓦的忙,塔隆故意拆开诗瓦跟妮。而诗瓦好像这次真的生气了。敦看到澳正在拍广告还听到旁边人在说澳长的很漂亮,敦跟澳说以后不要做模特了,还说自己很不放心。看到澳如此坚持自己实在没办法。

拉宾把家重新打扫一遍,觉得自己应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蓬勒通过电视看到诗瓦正在报道解除自己职务时很不甘心。格拉莞也接到电话说禁止他们出境,于是跟蓬勒说自己怕坐牢,没想到自己被易倜汉修理一顿,蓬勒在一旁告诉格拉莞自己帮不了她。妮还在想拉宾到底躲在哪里,这时有人给妮送来拉宾新的地址。

格拉莞求塔隆帮助自己,没想到塔隆也是跟蓬勒一样只是想得到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关心自己。格拉莞很气走到厨房拿起刀向塔隆刺去,看到塔隆倒下格拉莞有些害怕的谎张逃跑了。诗瓦接到父亲电话急忙赶到医院。妮前去医院看望塔隆,诗瓦没有告诉妮自己父亲为什么为受伤。拉宾通过媒体得知塔隆受伤,有些担心妮的安全。

蓬勒跟易倜汉说怎么这个时候塔隆受伤了,这样罪名又在自己头上。妮带代表甘叔他们去看塔隆,无意听到诗瓦跟父亲的谈话。才知道塔隆是被格拉莞所伤,妮看到迪跟也在里面自己就没进房间,结果自己看到迪挽着诗瓦的手一起走出来,妮伤心流下眼泪。

甘叔能站起来了珍妽为他感到高兴。珍婶现在最担心的是妮,款跟维猜也提心妮,维猜告诉款这是拉宾跟妮两人感情事情,我们也知如何帮忙。这时维猜问款假如是你会真诚相待吗?款明白维猜说的是什么意思。有些不好意思脸上露出微笑。妮又回想起自己跟拉宾的点滴。心里一直在想拉宾,而拉宾此时也正在看自己跟妮一起拍的照片。两人互相思念对方。

敦跟澳来找妮看到她独直一人坐在外面原来妮在深思什么为自己过的这么累,妮希望这些事情早点结束。敦陪姐姐一起去?以前的房子里找当年父亲留下的证剧。两人好不容易进了家,可是到处都没找到。敦跟妮在离开时无意中看到父亲以前最喜欢的钟,两人决定东西一定在这钟里。结果敦真的在里面找到了。这时妮发现有人朝敦进了过来。没想到看房子的两人还不是妮他们的对手。好不容易找到证剧去没有录音机播放。敦告诉大家自己去修理店找旧式的录音机来。到时就可以治他们的罪了。

易倜汉跟父亲又在商量怎么对付敦他们。塔隆跟迪的伯父也在讨论妮的事情,塔隆觉得自己有把握拆散妮跟诗瓦。迪在一旁听了心时暗暗高兴。敦劝澳不要悄悄去工作了,自己真的很担心她的安全。

拉宾无意中从收音机里听到一首不错的歌曲,还想起自己跟妮的事情,这时拉宾还听到关于政府的事情。拉宾觉得是好消息但是又怕妮受到伤害。澳跟敦去见自己工作的老板,老板听到澳要辞职有些不同兴,直接告诉澳自己同意她可以不做,但是澳必须帮她参加最后一个活动。善良的澳答应老板的要求。易倜汉接完电话得知事情进行的很顺利。

妮找诗瓦关于自己请年假的事,诗瓦跟妮说自己陪她一起去法国塞纳河,妮觉得诗瓦天天忙工作的事哪里有时间。话都还没说完迪进来告诉诗瓦这月的行程都满了,最后迪还故意告诉诗瓦以后他的行程自己都会安排。妮听完有些不高兴便离开了。妮很伤心晚上躺在床上伤心流下眼泪。款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妮拿起行理跟甘叔夫妇告别,珍婶告诉妮一定要注意安全。希望她能早点回来。敦得知姐姐一个人去找拉宾有些担心维猜给拉宾打电话结果还是打不通。而妮的电话也是关机。拉宾现在正在忙着种一些无公害的蔬菜,觉得现在自己过的很不错,也是一种幸福。

诗瓦来找父亲问他为什么要那样做。自己好不容易让拉宾离开妮,而父亲为什么要把拉宾的住址告诉妮。塔隆告诉儿子难道看不出现在妮的心吗?还说只有迪才跟诗瓦配。诗瓦告诉父亲自己不爱?,自己也不想玩政治游戏,自己只想为国家做事,这时诗瓦很不高兴告诉父亲自己不想按照他指的路走下去,因为自己最近就像一个木偶。塔隆听完气的半死,觉得儿子不应该这样做。

诗瓦要维猜给自己查拉宾的新地址。拉宾不想跟外面有联系,于是把家里跟外界断连,正在这个时候妮找上门来了。拉宾虽然心里高兴但是嘴上去说出伤害妮的话。妮冒着雨跑了出去。最后拉宾又把妮追了回来。

敦看到澳骗父亲说去学习,觉得澳不应该骗父亲,但是澳告诉敦这是自己最后一次骗父亲了,等做完这次的工作自己一定会认真学习。敦只好答应澳替她保密。?告诉拉宾这次自己来找他,是为了不想欺骗自己的心,但是自己无法用语言形容,拉宾明白妮的意思。此时两人脸上都露了幸福的微笑只是傻傻坐在那里有些不好意思。

吉无意中听到班讲电话,才知道贡是被班害死的,而班还对吉大大出手最后警告她乖乖在家呆着,不要做无谓的事情。还跟吉说自己要送拉宾去见他的哥哥。吉只好眼睁睁看着班离开。敦送澳上了车,但是敦还是很担心澳的安全。易倜汉他们看到澳上了车心里很高兴认为这次敦他们全上当了。易倜汉告诉父亲好戏就要开始了。易倜汉觉得父亲的这招很不错。诗瓦拎着行理离开,迪怎么问诗瓦可他还是不理迪,迪没办法只好去找塔隆跟伯父,原来这一切都在塔隆的撑握之中。妮吃过早餐还要拉宾带自己去外面走走。拉宾只好答应妮所有的要求陪她到处逛逛。妮不想回去结果不小心掉到河里。拉宾前去救她,原来河水不是很深,两人还玩起戏水游戏。澳被自己老板带到一个仓库,当时澳很害怕没想到自己被一直信任的老板出卖。更没想到的是自己还亲眼看到蓬勒杀死自己老板。易倜汉认为父亲没必要杀死她,蓬勒告诉儿子留她最多是祸害。敦去了几家店结果都没找到老式的录音机,这时接到宽叔电话称澳一直联系不到自己很担心。结果敦给澳打去电话也是无法接通。蓬勒跟儿子正在商量拿澳做人质要诗瓦签字这样我们就可以安全离开。易倜汉还用手机拍下恐吓澳的视频。易倜汉觉得很过瘾。妮觉得刚才拉宾在水里可能凉着了。于是自己第一次去厨房做饭。诗瓦进去刚好看到拉宾跟妮两人很亲密正在一起做饭。妮看到诗瓦的到来也感到惊讶。这时妮接到蓬勒电话,还收到视频才知道刚才蓬勒说的是真的。妮马上给敦打去电话告诉他澳出事了。还说现在蓬勒抓走澳很危险要弟弟小心点。拉宾不放心妮一个前去,诗瓦告诉拉宾私事先放一旁,还是一起去救澳吧。敦跑回家把事情跟宽叔他们一说,宽叔很担心女儿的安全跟着敦前去救澳。拉宾从维猜哪里得知蓬勒的地址。告诉诗瓦这次很危险要妮注意安全。易倜汉觉得父亲这次不应该把诗瓦引到仓库,到时自己走私就会爆光,但是蓬勒称这是自己的地盘,诗瓦拿自己没有办法。拉宾他们到了仓库妮急着下车,拉宾告诉他们要注意安全还是等维猜他们来再行动。没想到妮看到敦跟宽叔躲在哪边自己急忙跑下车。拉宾没办法只好跟着下车。易倜汉从监控时看到澳在争扎,觉得澳长的还不错就想非礼她。蓬勒注意到儿子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玩女人,于是很生气狠狠教训易倜汉一顿不让他碰澳。这时手下来告诉蓬勒有人进来了。蓬勒吩咐手下把澳带走。敦跟宽叔正在跟他们打斗。妮没有耐心在外面等下去,决定自己进去救澳,这时诗看到妮拿起枪觉得她现在变的很坚强,自己也想跟妮一起进去。诗瓦两次差点被枪伤都是妮救了他。拉宾被蓬勒他们活捉了。这时蓬勒告诉拉宾安米的事跟自己也有关系。班也告诉拉宾贡也是自己亲手杀死的。拉宾很激动真想杀了班跟蓬勒他们。妮看到拉宾有危险想前去救她,诗瓦告诉妮自己不愿意她死在自己前面,于是自己去跟蓬勒协商。蓬勒根本不跟诗瓦协商,直接告诉诗瓦签字让我们出国就行了。拉宾告诉诗瓦别答应自己愿意去死。澳也同意诗瓦这样做,结果拉宾真的告诉蓬勒自己是不会签字的。易倜汉准备向拉宾开枪,妮拿出枪对着易倜汉走过去。蓬勒告诉妮就凭你一个人简直是不可能。诗瓦悄悄告诉妮冷静点。维猜他们带着大部队进来了,蓬勒得知警察来了告诉易倜汉马上带着澳离开。妮觉得自己等这一天很久,不想让蓬勒他们跑掉于是跟了上去。拉宾跟诗瓦也只好跟上去。到处都是警察他们有些害怕,敦好不容易把澳解救下来,看到宽叔被他们打敦前去救他。易倜汉拿起枪对准敦。宽叔替敦挡住子弹。澳看到父亲受伤急忙跑了过去,宽叔临死前告诉敦要他好好照顾澳。维猜劝易倜汉投降,而易倜汉根本不听劝被维猜当场打死。蓬勒也被妮跟诗瓦追上,诗瓦要妮冷静千万别开枪。拉宾跟班打斗一翻,最后拉宾决定放班一条生路。因为自己不想亲手杀死哥哥的朋友。拉宾希望班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班根本不回改拿起枪准备朝拉宾打去,结果自己反被吉开枪打死。吉问拉宾可以原谅自己了吗?拉宾突然想起妮,妮正情绪很激动一旁的诗瓦不停劝妮冷静,才让蓬勒有机可乘诗瓦被蓬勒打了一枪,而拉宾也为妮挡了一枪,妮看到拉宾为自己受伤自己伤心哭叫,根本不理会诗瓦也受伤了。诗瓦也明白妮的心意。医生告诉诗瓦拉宾没有生命危险,妮才松一口气。医生劝诗瓦赶快包扎一下伤口。一旁的妮也没有关心诗瓦,因为她的心现在只有拉宾一个。塔隆看到儿子受伤觉得诗瓦应该听自己的。诗瓦觉得父亲很自私,根本不为妮着想,这时迪来看诗瓦,塔隆故意说让迪照顾儿子一辈子。

澳很自责父亲因为自己才去世,敦安慰她这一切都不是她的错,这时甘叔一家人也对她们说大家都没有错这是命运。希望款能想开点,澳只能抱着敦大声哭器。敦想起自己以前跟宽叔的点滴,还想起以前宽叔跟自己说过的话,看着澳心想自己一定要把款照顾好,然后紧紧抱着款。拉宾终于醒了,他看到妮正爬在自己病床上睡着了,此时心里很高兴也很心疼妮。剧情迷剧情,拉宾用手轻轻抚摸妮的头发这时妮睁开眼睛看到拉宾醒了很高兴。妮告诉拉宾自己很担心他。妮谢拉宾救了自己的性命。而拉宾告诉她自己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此到她平安完成妮的目标,现在自己终于完成做保镖的责任了。妮感动流下眼泪。妮跟拉宾从新闻中得知蓬勒现在还是很嚣张,还提到关于妮父母的案件,现在没有证据所以法律没办法定蓬勒的罪。妮心里还是很难受。塔隆有些不安,很怕蓬勒把关于自己的事说出去,就跟儿子说关于妮父母的死觉得诗瓦不应该插手。还说自己跟迪的伯父也安排好他跟迪的婚事,不管诗瓦是否同意,塔隆还是一意孤行。款安慰妮一定要坚持,不管案件最后怎么样,妮一定会赢的。拉宾也很担心这次案件的结果。结果法庭上妮父母的案件因证据不足,所以蓬勒还是不能定罪。蓬勒很得意告诉妮没想到你们找来旧录音带来也不能定自己的罪。还说妮跟敦是没办法对付自己的。看着蓬勒这么嚣张敦真想揍他。蓬勒来到停车场没想到自己的生命就在这里结束了。格拉莞拿直起枪向蓬勒打去,看着蓬勒倒在血泊中,格拉莞告诉蓬勒自己终于为人民除害了,就是因为有像蓬勒这样的败类,虽然法律没法定他的罪所以蓬勒只有死。这时警察跟记者都赶来了。格拉莞放下枪自己愿意被蒱。妮带着敦去了拜祭父母,还告诉他们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自己以后会好好照顾敦。这时敦告诉姐姐自己可以做回自己的姓。妮还笑他是不是不想做款的哥哥了。而敦还是担心姐姐的事情,觉得现在姐姐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然后选择一份幸福的婚姻。妮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塔隆又去找诗瓦谈论关于蓬勒的死,觉得现在没有人敢举报自己的事情,现大自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诗瓦告诉父亲自己会为国家做有利益的事,对于那些只想私吞国家钱有人一定不会放过。塔隆很气觉得儿子不应该那样对待自己。诗瓦还告诉父亲自己只会跟妮结婚,其实人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妮去医院看拉宾,结果两人有说有笑。拉宾来刚好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失落。这时拉宾跟妮也看到诗瓦站在门外。诗瓦约妮单独聊一聊。诗瓦看到妮对自己很疏远,告诉她自己要去国外开会希望妮能跟自己一同去,还给妮一张机票,希望妮能好好考虑她自己的心,不管妮做什么决定自己对她的心永远不会变。诗瓦想抱抱妮,可是妮却往后退,诗瓦伤心离开。晚上,两人都想起以前在国外的点滴,可能以前的事情只能当成美好的回忆了。塔隆还是去祝贺儿子这次能成功。希望儿子这次回来能跟迪结婚。诗瓦告诉父亲自己不可能跟迪结婚,因为自己心里只有妮。塔隆告诉儿子应该按照自己给他铺好的路走,诗瓦告诉父亲自己按照他的意愿走了很久,自己不想玩政治游戏,现在自己要做好百姓的总理。诗瓦抱着父亲一边哭一边说自己永远是他的儿子。还希望父亲以后不要在插手政治的事情。塔隆也为儿子刚才的话深深感动。诗瓦在机场等了很久,妮还是没有出现。现在大家都在讨论妮的感情问题,这时维猜来找款。甘叔告诉老婆现在是孩子们单独相处的时刻。敦也看看澳。诗瓦要飞机了但是妮还是没有来。妮坐在车上由豫很久,还是把诗瓦送给自己的婚戒拔了下来。诗瓦没有等到妮,在上飞机的时候诗瓦就决定自己以后为人民而活,做人民的公仆,自己会把所有的时间都献给人民。妮去医院才知道拉宾出院了,自己去的以前拉宾以前的住处才知道他不在哪里。妮心想自己选择拉宾,而拉宾为什么不等自己呢。甘叔从新闻中得知诗瓦这次做的很不错,觉得这次诗瓦一定能选中,敦也在说要是没有拉宾诗瓦可能很如愿能跟姐姐在一起。大家看到维猜拿拿着花来找款,甘叔告诉珍婶现在终于平静了。女儿的幸福也来了。澳紧坚握着敦的手,两人也觉得很幸福。妮跟大家告别决定去找拉宾,妮去了以前跟拉宾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还想起以前的事情,而拉宾此时也在艾尔铁塔下面。妮发现拉宾留下的信件知道拉宾来过这里,还以为自己以后再以看不到拉宾了,这时拉宾问是不是在找我。妮回头看到拉宾很开心,介是又不好意思,拉宾假装离开妮叫住的拉宾想跟他说自己爱他,没想到拉宾先说自己很爱妮,妮紧紧抱着拉宾。两人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相关阅读:平博娱乐app

上一篇:57see电影网